中秋晚宴籌委

三年疫情過去,今年終可舉辦大型中秋晚宴,讓大家聚首一堂。同工向天父尋求中秋晚宴主題時,想起最初協會舉辦聚餐是為了讓無家者可以享用到豐富筵席,在當中感受神愛的連結。因此,今年我們也希望因著主的愛,連結大家一起共進家中的愛筵。

中秋晚宴當晚連同老友記、義工及合作教會伙伴共有500多人相聚,並且首次邀請合作教會伙伴出席中秋晚宴。我們整理了疫情期間各區教會與老友記的同行片段,以短片形式播放,如同一塊塊重要的拼圖拼湊成一幅美麗的圖畫,見証著教會在不同地區一同服待有需要的群體。

晚宴開始時,大家一齊舉起大會派發的閃亮戒子,每個閃亮的顏色燈泡都代表著每個人的參與,頃刻數百光芒的匯聚,令人看見人與人之間的連結。特別當全場關上燈,在黑暗中這份關聯彷彿看得特別明亮清楚。

我們在禱告尋求中領受到「愛中連結」,晚宴因而採用簡單遊戲取代以往的表演環節,讓每一圍參加者更投入和增添互動,從分享愛筵到分享喜樂,無論是指令遊戲或音樂傳氣球,都讓我們看到義工或參加者的興奮喜悅表情,實在感謝主的恩典與預備!

當晚出現有很多微小卻窩心的畫面:

  • 看到老友記細心照顧其他行動不便的老友記出入 有再次得到遊戲禮物的老友記,願意將禮物分享給身邊的老友記
  • 義工無懼風雨接送及陪伴不同地區的老友記到達場地
  • 老友記於台上自信地介紹自己參與義工或活動小組的經歷及改變,並作為抽獎嘉賓為大家抽獎
  • 有義工全程陪同一位行動不便的老友記在等待室享用晚宴,好讓她能感受節日氣氛

我們相信還有更多的關係在這筵席間被主連結,但願我們都知道我們與神的關係,都是主親自牽引,如果你的生命是一場筵席,耶穌在其中嗎?神很愛每一個人,祂不會丟下任何一個祂的兒女,每個需要祂也知悉。從微小中見到主就在我們當中。更令人想起聖經裡說:「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集的地方,我就在他們中間。」 (馬太福音 18:20 )


有甚麼不同?

黎家翹牧師 (中華基督教會播道會恩福堂)

在2023年眾教會參與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協會)舉辦與基層街坊共聚的中秋晚宴中,我最大感受是神的靈與基層人士同在。

當晚我有機會與街坊分享信息,當中我見到街坊們熱情地回應主耶穌的救恩和呼召,這是近日少見的,我想這正是協會同工連同深水埗眾教會多年愛心付出的回應,原來神的靈不單與香港的基層人士同在,更是藉著同工們每星期愛心擺上而臨到。

當晚有姊妹向我分享另一個與別不同的景象,就是整個晚上五十多圍筵席間,沒有一人拿出自己的手機獨自「碌」機。我回想這真是神臨在的明證。就算自家親戚出來飲茶,總會有這樣的情況,各自看著自己的手機而忽略了身邊的家人。但那天的晚宴,我看到的是大家不單專注於台上的分享,同時更關心身邊的朋友,總是在彼此鼓勵著大家。我想這也是神的靈感動了我們每一位。

當天出席筵席之先是紅雨,我們也擔心街坊回家路上或會遇到困難,但酒樓內的熱烈氣氛使我們忘卻了外邊惡劣的天氣。到後來,司儀宣佈外邊居然停了雨,我們心中都十分高興,因我相信這是神對基層街坊無微不至看顧的表現。看到神的靈當晚所帶來的不同,讓我也回看疫後最令人不安的不同,那就是香港貧窮人口高達136萬,最高及最低家庭月入數目相差擴展到57.7倍1。這些觸目驚心的數字使先知彌迦對猶太人的警告再一次在我們的耳邊響起,而他呼召神子民:「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同時也是對香港眾教會的提醒和警告,願意我們更緊密地與神使用的機構同行。


  1. 香港樂施會,香港貧窮狀況壣告2023年 ↩︎

神重視的生命

和記 (義工)

在中秋晚宴上,看見這位有強烈體味又行動不便的女士時,我主動上前招呼,提醒自己要用上帝的眼睛去看她,盡量讓她不會感到被歧視,還給了她三罐汽水,又叫她不用擔心,盡情享用食物!心裡是好想她感受到尊重,因為在神眼中每個人都是寶貴的,尊重她意思不是小看她,不是用一個施捨的心態對待她,而視她如一個朋友,上帝眼裡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後來她細心發現體味可能會影響別人而主動提出在等候室參與晚宴,我也樂意陪伴在旁!

感恩神預備了另一個義工Ray一起招呼她,我殷勤地幫她夾餸,渴望拉近彼此的距離,聆聽她的故事和心靈需要,心裡也明白她極少機會上酒樓,難得可以吃一餐好的,所以想她能夠吃飽和享受筵席,待她吃飽後我才開始吃,想先滿足她的需要,學習用耶穌的眼光服侍她。

心底裡其實自覺要向她學習,她的生活必會遇上很多不便,也面對充滿歧視的目光,是很不容易的!看到老友記的生命很堅毅實在是值得尊敬。

我感謝天父賜給我這個服侍的機會,操練耐心聆聽,進入別人的心靈世界,享受與人同行、與神同工的喜樂。


何謂「家」?

Ray (義工)

這個題目是協會時常刺激我們思考的問題,而以下發生於中秋晚宴的故事,或許就是我對「家」的看法。

我在中秋晚宴當日擔任義工。在得知有一名女士因其體味問題而主動要求獨自在房間享用晚餐,不欲自身的體味影響到其他來賓時,我便希望能留在房間與女士「燭光晚餐」,多少能讓她在這團圓佳節中不至孤單一個。

這位女士身形偏肥,行動不便,但卻不減其開朗健談的性格。只需一會,我們便打成一片,相談甚歡。女士說:「我四點多便到會場了!雖然我住在深水埗,但行十步要休息一分鐘,我預多了時間到達。」言談之間,我深切感受到女士對這次聚會的期待和重視。即使事前已經預料到自己會單獨在房間,但依然前來感受聚會氣氛。聽到房外的熱鬧,與女士於房中的我,當下有種說不出的苦甜感覺。

女士和我談及其人生種種:被男士追求的經驗、多年煮飯心得、久病成醫及覆診經驗等等。而我亦有分享最近的戀愛經驗,在美食和歡笑中,不知不覺,愉快的兩小時過去了。

「家」是人寄情之所,亦是牽引人與人之關係,絕非能量度之物,只要有相聚的心,哪怕只有一人,在我看來,這個中秋晚宴也正正體現了何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