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施慧玲)

自2014年協會看見發展有信仰元素的住屋服務的異象1,時至今日歷經接近十年時間,由概念推動直至「好義住」社企的出現,今次特地邀請了身在外地、但曾長期參與推動禧房事工多年的施姑娘來分享經歷心得。

問: 作為信徒,你覺得參與禧房事工有甚麼得著?

答: 當初一番熱心以為教會有資源,透過營運「禧房」可以作鹽作光。因此,在2019年,協會出版「禧房錦囊」用來幫助有心教會起來營辦「禧房」。誰知即使要教會推動也困難重重,例如:對基層街坊特性未太掌握;對租賃運作不熟悉;沒有全情投入的義工營運;已有太多不同的事工等等。這些年,只有2間教會能獨立營運「禧房」。一開始很失望、不理解,但透過與牧者、弟兄姊妹交流,易地而處,開始明白多一點。有時候,有心去做,也需要有方法、有人力、有助力。但協會主力服侍無家者,總不能強行轉型幫教會做「物業管理」吧?我們因而看見有「中介營運」的重要性,故此,更大力推廣「禧房社企」成為二房東。而教會則可以更專注做關心鄰舍的工作。另一方面,因著與不同牧者的合作,也讓我有所成長、提昇:「透過房屋去服侍只是其中一個服侍基層街坊的方式,每間教會都有他們獨特的使命,在福音機構服侍的同工,總不能將自己認為好的事,就要教會都參與。同工只需用心去禱告、分享異象,神必會感動合適的人一同參與,只有祝福才是神的心意!」

問: 作為社工,你怎樣看禧房的出現與價值?遇到過甚麼困難?

答: 最頭痛是年度計劃,預期來年會有多少教會參與?多少業主提供單位?老實說:我怎知道呢?資源不在我們手中,不受自己控制。在運動推行初期,「禧房」單位每年都只增加一間、兩間。在香港這種講求效益的地方,自我懷疑必定會出現。加上2017年,由社會服務聯會牽頭的過渡性房屋一下子就有幾十個單位推出,我們的單位還只在十根手指之內。不斷反問自己「禧房」存在的意義和價值,還有她的獨特之處是什麼?最後確定「禧房」獨特之處就是:有教會參與,重建人與人,人與社區的關係,那就堅持下去吧!教會參與住屋服務一開始真的不太被認同,沒有人提這個,出去外面與同行交流的時候,感覺自己就是「弱勢群體」!但還是那一句:對的事情要堅持去做!今天,有很多非牟利機構在營運過渡性房屋時,也邀請地區教會去參與探訪關懷呢。這讓我更確定作為社工的我們,要讓人看到所做服務的價值、質量而不是數量,堅持去做,無私地分享,協同效應下,必定能看見更大影響力。

問: 知道你很重視異象及價值,可否以「育苗者」的角度跟我們分享一下呢?

答: 首先要努力撒種,神給我什麼機會,我都會去分享。我深信神會讓我看見有心人。2019年在神學院分享「禧房異象」時,有位姊妹聽完就介紹了一位從事地產的弟兄讓我認識。記得一開始,弟兄總是分享如何開展更多單位之類;而我總是與弟兄分享「禧房」核心價值,越來越看見對方的夢想和「禧房異象」接近,後來弟兄連自己的生意都結束,打算全心成立「禧房社企」,以為事就這樣成了,誰知過程中還是有很多疑惑、起伏,進進退退。感到無奈之時,神調教了我的眼光,不是看對方能否成立「禧房社企」,而是繼續幫助對方尋找他的人生下半場,與弟兄同行。後來神又讓我們遇到更多有心人及各方面的專才,打算與協會一同成立社企,誰知最後關頭,因為種種行政原因,而不獲董事會通過,所有人都非常失望,以為「禧房社企」就此胎死腹中。誰知,數個月後峰迴路轉,三位弟兄姊妹決定即使沒有協會參與,也自行開辦「禧房社企」公司,並邀請協會成為顧問,以另一形態、更自由去傳揚「禧房」異象。2022年11月「禧房社企」-「好義住」2正式成立,基本上理念、價值都源於協會「禧房異象」,但服務對象則不限於無家者,也可接受不同機構轉介,「好義住」可更彈性去服務更多不同的對象,走更遠的路,期待每一區都有一間「禧房」!

內文出現有很多次人腦海中的「誰知」、「以為」,包括了:無奈、失望、挫敗,也有驚喜!但我們的「誰知」,其實「神知」,神一早知!還是那一句:認定神的心意,忠心、堅持去做,神是最終的成就者、圓夢者!


  1. 「禧房」源起:是協會自2014年起的一份持續看見。是一個有信仰元素的住屋服務,除了為基層街坊建構住屋階梯,改善居住環境外,更希望住客可以與人、與神、與社區重建關係。最重要是冀望透過推動「禧房」運動,能轉化社會上「賺到盡」的主流價值,讓我們的社會恢復「慷慨、均平」的價值。盼望教會能在如此炙熱的社會問題上有份參與,見證上帝。 ↩︎
  2. 好義住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BetterTogether.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