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靜 (恩福之家前舍友)

在來到「恩福之家」之前,我和女兒居住在一位老鄉的家中。她很慷慨地讓我們居住,不收取租金,只要我們支付水電費。起初,我們相處得很融洽,但漸漸地,我的情緒開始出現問題,變得不願意與人交談,想把自己封閉起來,與老鄉的關係也變得疏離。幸好,我女兒的副班主任細心地關注到我的情況,明白我單親媽媽帶著女兒的無助,建議我尋求社工的幫助,讓我順利地入住「恩福之家」。

我想分享一下,為什麼我會出現情緒問題。在疫情前,我在中環半山工作,收入相當可觀,上班時間出入有保鑣、司機,食宿的支援也非常好。感謝上天賜予了我這份超乎我所想所求的工作機會,讓我有能力照顧自己和女兒。然而,疫情導致我失去了工作,這讓我感到很煩惱和困惑,也影響了我的情緒和生活。失去工作後,我總共搬了七次家,這是很辛苦的經歷。

入住「恩福之家」,我驚訝香港這個城市原來有這樣好的環境幫助我們這些弱勢群體,讓我和女兒終於可以有穩定的住處。當時,我有些不習慣共用廚房和與人溝通,只在人少的時候去煮飯。但是在姑娘們的細心安排下,透過家舍的活動如飯局、湯水聚會等,我和其他舍友多了相處,學會了包容,相處像一家人一樣,有時彼此會等大家收工回家,為對方留宵夜,在廚房玩遊戲,好的事物會一同分享。

在「恩福之家」裡,我也重新認識了上帝。從前返教會,我不知道上帝是誰,我既看不到又摸不到祂,祂是否真的存在?我在家舍的活動中認識了少芬牧師,與女兒開始參加慈光堂的聚會,這段時間雖然有很多的艱難,但我更真實經歷主的看顧及保守。現在我的感恩見證講一整天也講不完。

感恩在去年年尾我們獲派公屋,其實搬家有很多的需要,但當時我有感動將僅有的都奉獻給主,連油漆、買傢私的錢都沒有,有段時間用女兒的書疊起作飯桌(現已申請二手基本傢電)。後來,前夫竟然表示願意協助我裝修房屋,我們的關係亦逐漸地修復。孩子們也留意到父母的改變,變得更有耐性,感謝主,現在我們一家人包括女兒、兒子及前夫也返到教會當中。

我覺得一切都是上帝給我的經歷,讓我更加明白關係上的相處方式,教我與人溝通的能力。我現在是慈光堂的義工,有時會一起探訪家舍的婦女,一起去派飯,我也嘗試透過美甲、按摩去關心我接觸到的女士,與她們分享我的故事,希望能夠透過自己的經歷,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