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裡行者

疫裡行者

記得在農曆新年前後,第五波新冠肺炎疫情迅速爆發,宿舍舍友和外展服務對象均大受影響。即使宿舍同工和舍友們每天小心翼翼做好家舍的清潔消毒工作,家舍終究是失守了。二月中男士宿舍出現了第一位受感染舍友,因著宿舍密集居住的特性,其後不少舍友也陸續確診。最高峰時期,家舍舍友的確診率更達到95%! 宿舍以外,居住在惡劣居所的居民所面對的處境和考驗也甚為嚴峻。疫情初期,同工發現約60%的探訪單位有居民確診。由於居住環境相當擁擠,傳播速度也非常快。

無家到有家

無家到有家

阿包,從露宿街頭到現在生活有瓦遮頭,期間經歷不少。2013年(阿包)因病及賭欠租而露宿,第一次入住協會宿舍。2016年他再次面對生活困境入住協會宿舍。他說:「協會令我的人生由谷底升到谷面」,他現在穩定地入住協會的共住屋,告別流浪的生活。

無聲的道謝

無聲的道謝

風塵僕僕,帶著無奈、疑惑、愧疚。四年前,清國從北京走到香港,開展他人生的新里程。

「真是造化弄人,幾個突如其來的變故,使我這個衣食無憂,也算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一下子變得身無分文,陷入困境。」